首頁  »  新聞首頁  »  綜述分析  »  新京報談冰釋前嫌案:司法公號勿自造“輿論審判”

新京報談冰釋前嫌案:司法公號勿自造“輿論審判”

發布于:2019-06-11 閱讀 :加載中 來源:90看影院

  原標題:魯山案:司法公號勿自造“輿論審判”

  ■ 社論

  讓司法公號守住應有的司法底線,而讓媒體做好媒體該有的報道工作,這才是“各司其職”的正常表現。

  對于河南魯山縣所謂“‘冰釋前嫌’的未成年人強奸案”,終于等來了上級檢察機關的權威說法。河南省人民檢察院就此案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取保候審也是一種強制措施,該案還在審查起訴中,將按照法院的判決來執行,并表示此前魯山檢方在介紹本案時曾使用“冰釋前嫌”“握手言和”等詞匯,用詞不當,“系釋法說理不充分造成輿論事件”。

  因為一篇當地檢察機關公號的文章而引發社會輿情波動,確實值得深思。此前,“魯山縣檢察院”在宣傳文稿中,把一個涉及強奸重罪的案件,渲染得一團和氣。文稿濃墨重彩地寫到,一個16歲犯罪嫌疑人及時回到學校,趕上了開學,家長則是感恩戴德、送錦旗、讓民眾誤以為,該案到此結束。

  這樣誤導公眾,又是哪里出了問題?恐怕還在于魯山縣檢察院把“自媒體”變成了“自我表揚”的小黑板,偏離了“媒體”二字應有的中立、客觀和擔當。

  隨著網絡新媒體的出現,媒體傳播呈現垂直化,原先基于報紙、電視等傳統傳播的渠道被改變,一些司法機關的自媒體站到了輿論一線,將本單位的業務新聞發在自己的自媒體平臺上,但這卻可能產生一些新問題。

  之前,一些司法官員批評過“媒體審判”問題,認為媒體對于正在審理、審查的案件進行提前披露,對于公眾造成“先入為主”的印象,預判了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對于之后公正審判造成影響。盡管,這本身是個假問題,只要司法機關依法獨立審判就不存在所謂“輿論審判”問題。但是,如今一些司法機關自設自媒體發稿之后,卻會真實面臨“輿論審判”這個悖論。

  以本案來說,在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之后,河南省檢察院強調的是本案目前還在審查起訴當中,最終的定罪、量刑,應該由法院一錘定音。但是,之前魯山縣檢察機關作出的通稿,卻已經對案件做了很多傾向性的描述和定性。比如,將強奸行為稱為未成年人“犯錯”,將強奸的主觀動機定性為“一時沖動”,而且先聲奪人地稱受害人已經“冰釋前嫌”。哪怕被害人接受賠償、簽署相應的諒解文書,也不應該由作為本案公訴機關的檢察院來大張旗鼓地宣揚。

  很顯然,既然本案最終的定罪量刑應該由法院來決斷,魯山縣檢察機關為何卻是要急于將這個案件作為“正面新聞”公布出來,并且造成了公眾認為案件已經結案的錯覺?無疑,這也變成了一種“輿論審判”。

  司法機關在互聯網時代的自媒體化,也繞不開媒體應該肩負的職責和擔當。換句話說,“自己不能做自己的法官”,同樣也是不能“自己做自己的記者”。因此,司法業務與宣傳業務之間,應該有必要設置一個隔水艙。司法機關應該善于利用各種媒體傳播渠道,但是,怎么利用,該發些什么樣的內容,則是一個新的問題。

  對于公眾而言,這些司法自媒體是了解其司法業務的平臺,是從中窺見法律和事實的窗口,同時也是一個普法的陣地。民眾本質上是鼓勵和希望越來越多的司法機關開設自媒體,從而更好地實現司法透明和司法公開,但并不希望這些自媒體背離自己的職能,失去公共和專業立場,甚至成為自我表揚和宣傳的工具。讓司法公號守住應有的司法底線,而讓媒體做好媒體該有的報道工作,這才是“各司其職”的正常表現。

少年強奸17歲女生獲諒解

文章來自于: http://www.pehikr.tw/html/gnxw/xinjingbaotanbingshiqianxianansifagonghaowuzizaoyulunshenpan/

新京報談冰釋前嫌案:司法公號勿自造“輿論審判”

Back to Top
上海福彩app怎么还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