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首頁  »  綜述分析  »  新京報:用好大數據 分解景區游客“痛苦”

新京報:用好大數據 分解景區游客“痛苦”

發布于:2019-06-11 閱讀 :加載中 來源:90看影院

  原標題:用好大數據,分解景區、游客“痛苦”

  只有用好大數據,才能不讓游客和景區都陷入尷尬境地。

  據媒體報道,一位黃姓女游客10月2日被堵在黃山“進退兩難”,發微博稱,“我這輩子做得最后悔的事,就是國慶來黃山。”發出如此感慨,確系事出有因。這位女游客早上五點已排隊,光等大巴車上山就等了兩個小時,等索道排隊又是一小時,上山后往前走難,往回走也同樣艱難。

  國慶這幾日,因為多地氣象條件良好,有利于出游。不只黃山風景區,上海外灘、貴州黃果樹瀑布和江西廬山等多個景區均出現游客爆滿現象。正如網友所說,這是真正的“人山人海”。

  國慶長假年年有,為何還有那么多人去景區湊“人山人海”的熱鬧?這的確值得反思。即,在大數據時代,景區有無充分利用好各種“工具”,篩選有用數據并加以有效宣傳?只有用好大數據,才能不讓游客和景區都陷入尷尬境地。

  景區的基礎數據之一就是“環境容量”。環境容量是一個變量,會隨資源、設備折舊等條件的變化而變化,比如水系因污染而惡化,部分景點因老舊要修繕等,游客接待量自然需隨之而調整。

  以黃山景區為例,根據安徽中安在線的報道,2015年時其環境容量為每日五萬人,而現在是三萬左右。如此,黃山風景區就不能再售五萬張門票,而是三萬張。

  問題是,黃山風景區有沒有將這個信息充分散發出去,讓每一位計劃前往的游客了解到?

  在大數據時代,萬物互聯已不再是技術難題,景區可利用的宣傳工具也很多,比如景區官網、交通提醒設備等。而如何利用好這些工具宣傳景區的基礎數據,從某種程度來說就是做好客流管控工作的“現代版”。

  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很多景區均已采用門票預訂制。門票預訂的作用是可以保證一些遠途游客在既定日期能夠順利進入景區游玩,同時在達到預訂上限時告知游客不必前往。通過門票預訂制,這就進行了第一次“限流”。

  同時,充分利用機場、火車站及通往景區的路段播報設施,及時播報相關景區客流量的變化情況,并在相應路段實施攔截,這便對客流進行了第二次“限流”。

  最后,如若還是有不知情的游客到了景區,景區根據環境容量上限實施最后一道“限流”程序。景區內出現“人山人海”的現象想必是不太可能了。

  當然,要做到像故宮等景區一樣不再人滿為患,固然需要具備相應條件,景區及相關監管部門也需要具備這個能力和相應意識。但也只有景區及相關監管部門想方設法把宣傳、疏導工作做到前頭,堅持環境容量接待規則,秉持為游客提供更優質服務的姿態,如此,才能讓每一位游客不發出后悔來玩的感慨。景區也能因游客的“口口相傳”效應而獲益。

  還有一個前提是,游客也應該認真搜集和了解計劃前往景區的訊息,不扎堆,才不至于讓自己“不去遺憾,去了后悔”。

文章來自于: http://www.pehikr.tw/html/gnxw/xinjingbaoyonghaodashujufenjiejingquyouketongku/

新京報:用好大數據 分解景區游客“痛苦”

Back to Top
上海福彩app怎么还能用